西方人眼中的中国道教,是一部学了就能延时的性爱秘法。-私会鲁斌

今天的中国究竟有多少人修炼道教,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很明显,西方的人民群众非常迷恋这种古老的宗教,类似的例子在我们身边随处可见:从太极拳班,到太极项链,再到《风水入门指南》,我们似乎很喜欢把别人的东西化为己用,而道教性爱秘法更是让许多人趋之若鹜。

在任何搜索引擎中输入 “taoist sex”(道教性爱)这个关键词,都会弹出来各种书籍、网站、课程、疗养地、修行者,无不向你许诺只要练习这种技术,你不仅将体验到人生中最顶级的性爱,还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幸福快乐。这其中的秘诀究竟是什么呢?如果你是个男人,那么这其中的精髓,就在于忍精不射。

世界各地都有道教徒练习在性爱中忍精不射,他们相信这么做能够提升体内的能量,提高自己的性技。如果你在床上是一个传统人士,追求的是最原始的快感,这种做法听起来可能会非常奇葩,但是忍精不射确确实实就是道教性爱术的基础原则之一。

西方人眼中的中国道教,是一部学了就能延时的性爱秘法。-私会鲁斌

各种声称能够提供性爱秘诀的道教性爱书籍。(左)《道教性爱秘诀:培养男性性能量》作者:曼塔克·谢,(中)《修道愈爱》作者:曼塔克·谢,(右)《性爱反射疗法》作者:曼塔克·谢 & W.U. Wei

另一方面,道教认为让女性高潮并不会消耗男性能量,而是会给男性补充能量。真正的修道者绝不会在完事之后往床头一倒,然后问女方有没有高潮,因为让女方获得高潮就是他做爱的目的,而不是事后才想起的事情。

许多古代的道教大师在写到男女房事时,都喜欢把行房当成兵法来写,而在这场战斗当中,男方只有在自己忍精不射的同时让女方获得高潮,才能算是打了胜仗。公元八世纪的《纯阳演正孚佑帝君既济真经》就写道:“上将御敌,工挹吮吸。上将,喻修真人也。御,行事也。敌者,女人也……我宜强制而游心太清之上,委形何有之乡。” 大意是:“道教大师要在性爱大战中让女方达到性高潮,同时要避免自己射精,在这场战争中,女方就是敌人……他必须时刻注意控制自己,精神游离太空,身体沉入虚无。”

道教性爱术源自 “房术”。“房术” 也叫 “房中术”,是由汉代(公元前200年-公元220年)甚至更早以前的中国性学大师们创造开发出来的。要理解修道者为什么执着于忍精不射,你首先要了解一些关于阴阳的知识。在房术中,男性能量(阳)和女性能量(阴)能够在性交中互补,然后创造出一种强大的性能量 —— “精”。

西方人眼中的中国道教,是一部学了就能延时的性爱秘法。-私会鲁斌

现代“阴阳”已经成为了道教的一个标志。图片来源:Wikimedia Commons

在道教看来,精子就是一种包含很多 “精” 的液体。“精” 必须要留在体内,才能滋补人的大脑,道教中管这个过程叫做 “还精补脑”。如果男方没有把住关口射精一时爽,他就失去了 “精”。“精” 这种东西一旦失去就很难再收回来。但是,最可怕的是你的性伴侣会吸收这种这种宝贵的能量,并且提升他/她自己的 “精” —— 有点谁捡到归谁的意思。

要提升自己的 “精”,就要开展大量的性行为,而且性伴侣一定要尽可能地多。著名医药学家孙思邈(公元581-682)曾经写道,男性应该 “一夜御十人”,并且做到始终滴水不漏,这样才能保持身体强健。《素女经》(约公元200-500)说得更神,它认为一晚干十场且不射一次,能够让人长生不老。

《素女经》原文是这么说的:“一动不写,则气力强;再动不写,耳目聪明;三动不写,病消亡;四动不写,神威安;五动不写,血脉充长;六动不写,腰背竖强;七动不写,尻股益力;八动不写,身体生光;九动不写,寿命未央;十动不写,通於神明。”

西方人眼中的中国道教,是一部学了就能延时的性爱秘法。-私会鲁斌

中国公元4世纪的小黄图。图片来源:Alamy

数百年来,西方世界一直对这种古老的中国智慧痴迷不已。如今,世界各地的新道教徒和怛特罗(Tantra)团体都在积极练习这些性爱术。但是,我们对道家性学的痴迷更多反映出的是我们自己的问题,而不是我们对中国传统的挪用。

伊恩·约翰逊(Ian Johnson) 是一位常驻北京的作家,曾因报道中国的宗教话题而获得普利策新闻奖。他也是 《The Souls of China: the Return of Religion After Mao》 一书的作者,所以谈到当今中国的道教现状,他肯定很有发言权。众所周知,没有人会拒绝在线上和陌生人聊聊性文化,所以我通过邮件联系上伊恩,向他了解中国的道教圈是否也像西方一样关注射精和性爱。

他解释说:“从西方对性技的关注,可以看出人们对外国文化的探索更多是满足自身需求,而不是真心研究文化。中国人虽然也会讨论道教中性方面的问题,但这只是对道教文化讨论的极小的一部分。换句话说,在中国传统中,性并不是那么重要。但是性在我们的文化中很重要,所以我们会从古代传统中挖掘相关知识,了解他们的看法,这都在情理之中。“

所以中国的修道者确实也重视性爱,而且也有很多人练习忍精不射,但是性爱只是修行的很小的一部分。只是在被西化的道教传统中,性爱的部分被过度渲染夸大了。

西方人眼中的中国道教,是一部学了就能延时的性爱秘法。-私会鲁斌

位于中国泉州的一尊老子像。老子是中国道家思想的创始人。图片来源:Wikimedia Commons

伊恩继续说:“因此我们可以说,中国修道确实鼓励男性(和女性)学会控制自己,不要任由体液横飞,但是这并不是修道的一个重点。究其原因,也许是中国的传统文化本来就强调在生活的方方面面保持忍耐。

“至于纵欲带来的灾难性后果,《金瓶梅》的淫魔男主西门庆之死就是一个很好的教训。西门庆之死是因为在一次猛烈射精之后元气耗尽,不用说,他最后死的很惨。”

西门庆的下场虽然凄惨,但是 哈佛大学2014年的一项研究 表明:“一个月射精21次以上的男性患前列腺癌的风险要比普通人低31%”。所以,射精其实对健康是很有帮助的。但是,不是所有的现实都和道家理论相悖。道教中关于控制高潮的技术现在已经被应用在了西医当中,用来治疗男性早泄。

西方人眼中的中国道教,是一部学了就能延时的性爱秘法。-私会鲁斌

西方的道教性技书籍,为我们揭开这种古老性技术的秘密。(左)《道教前戏》作者:曼塔克·谢&克里斯·德瓦·诺思,(右)《道教坦特罗》作者:克里斯·德瓦·诺思

关于男性如何控制高潮,古代道教经典提供了丰富的建议,从呼吸法和精神集中法,到 转头、握拳、向阴囊施压、紧叩牙齿 等等动作,方法千奇百怪。2016年的一项研究 发现,早泄患者根据这些方法练习四周之后,在性爱持久度上获得了 “显著提升”。在这方面,这些古代秘法是真的有效果。赞美古中国人民!

对于中国的修道者来说,西方人在道教中挖掘房事秘诀的做法可能让人啼笑皆非,但是道教确实能让我们学会如何成为更好的性伴侣。虽然我本人和现代科学都不推荐男性忍精不射,但是放慢速度,享受过程而不是关注结果是有很多好处的,试着学会把对方的快乐当作自己的快乐,优质性爱也是健康、幸福和修行的一部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VICE):西方人民群众眼中的中国道教,是一部学了就能延时的性爱秘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