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这篇文章能有理性的探讨,虽然理性是困难的
信息革命,正在摧毁世界的民主制度-私会鲁斌
现今世界最大体制,民主制度,虽早有雏形,但最早在英国确立的文明制度,经过了那么多年的风风雨雨,至今被大多数国家奉为人类最优体制但这个“最优体制”在近十几年来,问题不断,民主的阵痛,民主的失败,从南美,中东,北非等一系列国家上都表露无疑。那些曾经被集权者统治的国家,一夜民主后,紧随而来的就是无休无止的战争和动乱,很显然“一夜民主”,并不适合那些国家

而在民主已经实行了百年的西方国家,最近十年来,也出现了很多问题,抗议不断,骚乱不断,族群对立不断

信息革命,正在摧毁世界的民主制度-私会鲁斌
整个国家的行政体系,效能低下,很多人都厌倦了政治,厌倦了政客特朗普的胜利,很大程度上,源于民众对于那些传统精英政客的厌恶,我看到希拉里那张恶心的嘴脸就不舒服希拉里的脸,代表着一个完美无缺的“政客”

而造成西方民主体制不断衰落,或者说不断出问题的原因

归根结底,我觉得是四个字

科技革命

信息革命,正在摧毁世界的民主制度-私会鲁斌
人类的科技革命,让当今世界的政治体制无法适应民主政治历史诞生至今,几乎没有改变,而在这几百年里,人类的科技革命却在不断进步从工业1.0跳升到工业4.0,尤其是当科技革命中,信息革命的突破后,他给了老旧的民主政治,带来重大打击

信息革命对于民主体制的打击,最主要的方向在于,人与人的连接方式变了,信息传导的方式也变了

信息革命,正在摧毁世界的民主制度-私会鲁斌
这两种改变,直接动摇了民主的根基人与人更容易连接,更容易形成一大群乌合之众,更容易形成一个封闭的“壳世界”而且作为单个体的人,其获取信息不是更多元了,而是更封闭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

我们来想象一个场景

我抗议A,这个“A”可以是一个政策,可以是一个政治人物我网上加入一个群,这个群里上千人都是和我一样抗议A的,大家在群里随时随地的群情激愤,群里流传着大量的关于A的信息,一旦A出来解释或者辩解,所有人都抨击于是在大量网络暴民的拥簇下,A的辩解无人去听,同时充斥着的大量假新闻和假信息,很多人无法分辨

A也被越抹越黑,A成为了现代版的,被打倒后再踩上一万只脚

这是你在一个网络群体里的情形

信息革命,正在摧毁世界的民主制度-私会鲁斌
那作为个人,你单独面对的情况是什么呢?换句话说,你的信息来源是什么?是社群网络,是推特,脸书等(在中国就是微博和微信,微信群,公众号)

那么在这种我的社群网络中,我就会选择我只想看到的东西

你比如我支持移民,那我在推特和脸书上,所关注的大多数人,都是和我一样也是支持移民的,他们整天放的也都是关于支持移民的新闻和信息

我根本就不会去看那些反移民的人在发什么东西,即便偶尔看看也是以批判的眼光去看

移民在我眼中,就是利大于弊的,我欢迎移民

这是你所看到的一个属于你的“壳世界”,可在这个壳之外的世界又是什么样的呢?

壳之外的世界是,更多的人在反移民,反移民者也只关注反移民的推特和脸书,对于支持移民的推特和脸书嗤之以鼻

信息革命,正在摧毁世界的民主制度-私会鲁斌
这样一来你就发现个大问题在科技革命带动的信息革命后,传统的媒体,消失了那传统的媒体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一个,相对中立的声音,我不说绝对中立吧,毕竟每个媒体都有自己的政治倾向

但他至少相对中立,放出来的东西,有反移民的声音,也有支持移民的声音

可社群网络出现后,推特脸书出现后,你就被封闭在自己的社群网络里了

你,只会关注和你有同样意识形态,同样政治倾向的人,这样一来,大量的不同的声音就被屏蔽了

而且随着信息智能化的推进,社群网络,越来越会自动推荐你感兴趣的东西给你了

信息革命,正在摧毁世界的民主制度-私会鲁斌
就像听歌一样,网易音乐发现你听摇滚的比较多,就自动推荐摇滚歌曲给你社群网络也一样,发现你关注反移民新闻较多,就会自动推荐反移民热门文章给你这种看似人性化的智能自动推荐,实则是让你越来越封闭,让你越来越沉浸于一个

——我听不进其他意见,我只想听自己觉得舒服的意见的恶性循环里

信息革命,正在摧毁世界的民主制度-私会鲁斌
信息革命带来的社群网络,它这种让人越来越被割裂,越来越接触不到不同声音的特点正是直接扼杀当代民主体制的元凶,而显然,当代的民主体制,无论是欧洲还是美国,都极不适应这场信息革命因为信息革命,它革的,正是民主的命,正是民主的根基,开放,自由,平等,交流,协商的命

封闭的社群网络,一个只属于你自己,或者你这个群体的“壳世界”,它即不开放,也不平等, 更遑论交流与协商了

而我用“壳世界”一词,意思也是一个你自己打造的,或者你们这一群人打造的“果壳世界”

它更能理解为,排外,里面的人不听取外界的意见,外界的意见也不可能传到里面去,因为这个世界,有一层坚硬的“外壳”

这里举两个大家耳熟能详的实例,来说明信息革命是如何杀死民主体制的

信息革命,正在摧毁世界的民主制度-私会鲁斌
2016年的美国大选,成为一场被“合法操控”的大选什么叫合法操控呢?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讲的是剑桥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出具的报告,证明有人利用社群网络,成立一个个群组,刻意引导人民去投特朗普,而抹黑希拉里光听这些在社群网络上成立的群组名字,你就知道他是干什么的了

德克萨斯之心,USA爱国者,黑人之心,耶稣天团

这些群组都有明确的指向性和政治属性

他们中成千上万的群组成员在没有社群网络的年代,分散在美国各地,很难真正“团结”起来

可如今社群网络给了他们条件,让他们聚集起来,创建了一个“壳世界”

在这壳世界里,相同意识形态,相同政治主张,相同属性的人,在一起相互打气和鼓励

宣扬他们的“理念”,于是这个壳世界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信息革命,正在摧毁世界的民主制度-私会鲁斌
从原先的500人,扩展到5000人,群里整天都流传着符合群组成员价值观的东西而这个壳世界里的人越多,越庞大,他越不民主同属性壳世界里的人越多,就会变得越极端,越排斥外界不同声音

一有不同声音,壳世界里的人就群起而攻之,而在壳世界内部,更是大量充斥着抹黑与谩骂不同意见者的文章

2016年的美国大选,就成为一场“壳世界人民”的胜利,他是一场极为撕裂,也极为对立的大选

信息革命,正在摧毁世界的民主制度-私会鲁斌
因为支持特朗普的壳世界,和支持希拉里的壳世界的群众,本质上是一样的他们一样排斥不同声音,并不因为支持希拉里的是自由派,就能多听听支持特朗普的保守派的意见在社群网络中,壳世界一旦组建,它的属性,就是两个字,“排外”

壳世界,是一个不允许存在不同声音的“集合体”

信息革命,正在摧毁世界的民主制度-私会鲁斌
抗议者高举标语,“他不是我们的总统”
所以我们能看到,当特朗普当选总统后,美国爆发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支持者抗议大量的支持希拉里的选民,走上街头,抵制特朗普,认为特朗普毫无资格领导美国大量选民不承认败选,团结起来举行大规模抗议

这在美国这种传统民主国家中,比较罕见

因为只要选举公开公平公正,承认败选,是一个民主制度最基本的东西

这是美国的例子,最新的法国的例子也一样

信息革命后的社群网络,直接摧毁了法国的民主制度

信息革命,正在摧毁世界的民主制度-私会鲁斌
肆无忌惮的“黄背心运动”为什么会发生?黄背心,是完完整整的植根于社群网络的,一场无领导,无组织,无规矩的三无社会运动过去我们说搞一场游行抗议,在西方世界很正常,它通常是由强大的工会来组织,大家选定某天某时,一起罢工,一起抗议

然后争取自己的权益,最后政府出面和工会领袖达成协议

这是过去的民主抗议,可今天的民主抗议,发生了重大变革

它从由,工会组织

成了由,议题组织

这可是个巨大转变

信息革命,正在摧毁世界的民主制度-私会鲁斌
那什么叫由“议题组织”呢打个比方,方便理解比如,我今天在推特上发一篇文章,《高油价,让我带着两个孩子一起自杀》

这篇文章是抗议法国涨燃油税的,让我和孩子活不下去了

这篇文章因为戳到老百姓生活成本越来越高的痛点,几天时间就突破百万阅读

那这个,就形成了一个“高油价的议题”

随后,以该议题为中心,大家开始在网络上发起抗议,然后弄一个热点话题

#XX月,XX日,XX时,对高油价不满的朋友,一起身穿黄背心,来凯旋门游行抗议

这个热门话题,在推特上广泛传播,讨论过百万

然后到了上面约定的XX月,XX日,XX时,十几万群众,准时身穿黄背心,出现在巴黎的大街小巷,一起抗议高油价,一起抗议涨燃油税

这就是典型的民主抗议,从“工会来组织”变成了“议题来组织”

那它有什么核心差别呢?

为什么说由“议题来组织”是对民主制度的摧毁呢?

信息革命,正在摧毁世界的民主制度-私会鲁斌
因为它里面缺少了民主的核心价值,就是协商民主不是人多就有道理,更不是“多数人的暴政”民主的核心是协商,是自由辩论,将真理越辩越明,然后双方做出相应妥协,促进问题解决

这是民主的核心

信息革命,正在摧毁世界的民主制度-私会鲁斌
可由“议题组织”起来的抗议,完全缺乏这个“协商核心”首先,你找谁协商呢?过去抗议是工会组织的,政府和工会领袖协商

协商成功后,工会领导让大家停止罢工,回去工作

可如今抗议是“议题组织”的,几十万人是看到推特上转发的热门话题才上街的

那作为政府,你该找谁协商?

找那个写《高油价,让我带着两个孩子一起自杀》的作者吗?

这作者是话题的发起者,但他绝不是组织者,更不是领导者,你觉得十几万抗议的民众会认同他做代表,去协商吗?

那政府想解决问题,该找谁协商呢?

没人协商,政府找不到任何的具体协商对象

黄背心,扎根于虚拟网络,却深远影响现实世界

它就是个空乏的代号,一个三无组织,一个不具备任何组织实体的抗议运动

信息革命,正在摧毁世界的民主制度-私会鲁斌
网上号召黄背心占领巴黎的帖子随处可见但没有一个真正的领导者
法国总统马克龙倒是想解决问题,想找黄背心的代表来谈判,可无人可谈大量的黄背心参与者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都是黄背心,我们没有领导者,我们也不接受任何人的领导

好!我们没有领导者,我们也不接受任何人的领导

这是黄背心们的共识,它意味着一点

就是民主式的协商,在这场运动中完全消失了

那没有民主协商,黄背心运动就只有两种结果了

一种是政府开始了暴力镇压

一种是政府单方面完全让步

没有民主式的协商,没有你退一步,我也退一步的协商,结果不就是这两个吗?

要么政府弄死你

要么你弄死政府

信息革命,正在摧毁世界的民主制度-私会鲁斌
而作为民主典范的法国,当然不可能全面暴力镇压马克龙选择了,政府单方面让步马克龙发表电视讲话,宣布不征收燃油税了,黄背心赢了

可黄背心的胜利,绝不代表问题的解决,相反它代表了更大问题的爆发

政府的单方面让步,让出了大问题

好,现在油价不涨了,油价议题得到解决

那紧跟而来的,第二个“议题组织”,成税收了

新文章再次诞生于社群网络

《高税收,让我带着两个孩子一起自杀》

同样的配方,同样的味道,马克龙政府给我再吃一遍

“议题组织”从高油价,转到了高税收,于是抗议继续

马克龙再面临选择,因为政府无人协商,他就要再选择是暴力镇压,还是让步

然后,他再次选择了让步

好!政府又让步了,黄背心又胜利了

那咱们还等什么,接着来呗,新文章

《高工时,让我带着两个孩子一起自杀》

法国工作时间太长了,政府要缩短法定工作时间,让人民享受生活

老配方,老味道,老抗议,老让步

信息革命,正在摧毁世界的民主制度-私会鲁斌
这种无休无止的由社群网络组织起的抗议,彻底颠覆民主的核心价值,让民主得以运转的根基不复存在而马克龙在意识到这种新型民主危机时,终于做出了不一样的应对他开始走基层,亲自去法国各个城市乡镇,把众多市长镇长,叫到一起,亲自和他们协商解决问题的方法

信息革命,正在摧毁世界的民主制度-私会鲁斌
“议题组织”的特点不是没有协商对象吗?那行,那我就一个省一个省的走,一个市一个市的走,和市长镇长进行问题的辩论与协商将这些由当地百姓亲自选出来的市长省长,来作为民主协商的目标,然后再由这些市长镇长,去和最基层的百姓协商

这种两层民主协商制,是目前马克龙想出来的,对付无组织,无领导的黄背心运动的唯一方法

信息革命,正在摧毁世界的民主制度-私会鲁斌
马克龙的民主精神值得敬佩,但做法完全不可持续法国又不是小国,你要领导者天天跑基层和市长镇长辩论,协商,那国家其他事情都不要做了,国际事情也不要处理了所以这方法可以暂缓黄背心这场无组织无领袖运动的抗争,但还是无法解决根本的问题

即在信息革命时代,如何进行有效的实行民主沟通

信息革命,正在摧毁世界的民主制度-私会鲁斌
我们过去以为,信息革命,将打造一个更快速,更自由,更平等,更民主的世界社群网络的出现,搭建一个真正的高速地球村,不同的声音都将在这个公开的平台上发声大家一起积极的民主辩论,积极的进行思想碰撞,让真理的火花在多元化的碰撞中,越发璀璨

然而现实却和我们设想的正好相反

信息革命,正在摧毁世界的民主制度-私会鲁斌
开放的自由网络,成为了一群群“志同道合者”的王国道不同不相为谋,勾画出一个又一个同性质的“壳世界”一个个“壳世界”漂浮在社群网络中,相互对立,相互抹黑,相互冲突,相互排斥,老死不相往来

而一个个出色的个体,一旦进入某个壳世界,就会被铺天盖地的单方面新闻和信息所“洗脑”

冷静者寥寥无几,人云亦云者遍地皆是

更多的原本出色的个体,在壳世界中,沦为乌合之众

信息革命,正在摧毁世界的民主制度-私会鲁斌
理性协商的崩塌,导致了民主制度摇摇欲坠当无组织,无领导,无管理的社群网络,冲击着这个被西方人认为是世界最优制度的民主体制时,该拿出什么办法来解决呢?自由的背面是混乱

试图打造人人皆可畅所欲言的平台,出现的却是一个个排外的壳世界

信息革命,正在摧毁世界的民主制度-私会鲁斌
我一直认为,科技革命是改变政治体制的有效利器法国民主制度的诞生,一个很大背景是18世纪欧洲科技革命,也就是我们说的第一次工业革命当最早的工业革命发生时,机器代替了人力,造成了生产力的极大提升

生产力的极大提升,让工厂主赚的盆满钵满,随后富有的资产阶级影响力与日俱增

法国资本家们开始提出政治诉求,很快促成了三级会议,富有的资产阶级逐渐获得政治权利,最终导致法国君主制的土崩瓦解

信息革命,正在摧毁世界的民主制度-私会鲁斌
如果不是科技革命,所带来的生产力大爆发,资产阶级的影响力不可能提升的那么快,政治体制革命的到来也不会这么快科技革命,一直引领着政治体制革命而今人类又走到了这个当口,这一轮的科技革命以信息革命为先驱,紧跟而来的必然是智能革命,然后是生物科技革命

智能革命和生物革命,所造成的后果只有一个,就是无限拉大的贫富差距

富者恒富,贫者恒贫

以前我们还需要穷人来给富人打工

未来我们连穷人都不需要了,有更出色更可靠的人工智能来为富人服务

届时,又有谁来为穷人发声呢?

信息革命,正在摧毁世界的民主制度-私会鲁斌
1789年,法国大革命“资产主”挑战王权,建立共和而今,在民主制度的背景下

正经历着信息革命的人民再次团结起来,挑战资产主

当今的民主制度越来越无法适应“科技革命”的挑战

那么世界的另一项制度,社会主义制度呢?

社会主义制度是否能适应科技革命的挑战?

如果不能,第三种不同于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第三制度,即将诞生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微观系列):信息革命,正在摧毁世界的民主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