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想和“期待”有关的事。 作为旁观者的时候,能够看到,有一些人始终期待的比一般人更高,而另一些人则会期待最保守的回报。 ...
《向往的生活》第三季即将迎来完结篇,但“发福版”彭彭留下的表情包却不会从我的手机里消失。 ...
我遇到不少在工作中频繁跳槽的人(一年两到三次,甚至更多),这不禁让我好奇,如此频繁的跳槽,到底是出于什么的考量呢?我也遇到过那种真的对于工作仅仅是作为工作来做的人——也就是说,工作对他/她而言只 ...
写在最后: 前段时间看了一部电影,我特别喜欢里边的一段话: “在别人眼里,我要么是个傻子,要么是生活中遭遇不幸的弱者,可我都不是。 ...
2015年,42岁的Shirley选择提前退休, 把老公、女儿留在上海, 一个人跑到家乡福建霞浦的荒山上, 花300万造了一座私家花园, 作为自己养老的居所。 ...
2018年,70后女生金杜 在广州近郊找到了一栋三层的毛坯房, 花400万改造, 准备作为20年以后, 自己和6个好朋友一起住的房子, 实现闺蜜共同养老的愿望。 ...
我有一个闺蜜,最近刚陷入恋爱,便遇到了一则难题。 起因是她男朋友晚上总是和兄弟打两三个小时电话,没办法和她聊天。男生的解释是他兄弟最近在追一个女孩子,遇到很多困惑求他支招,并截图为证。 ...
刷朋友圈的时候,看到一句话:“这个世上有两种事情,父母不会跟你谈,一个是死亡,另一个就是性”。 说的很直白,但仔细想想过于真实。一直以来,中国式父母从来都会有意识地避开关于“性”这个话题。 ...
因《诗词大会》上的亮眼表现而被大家认识的上海女孩武亦姝,以理科总分613分的成绩(上海高考满分660)位列上海考生第65名,被清华大学新雅书院录取,即将入驻九字班。 ...
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愿意做爱了。 美国《大西洋月刊》作者Kate Julian在文章《性萧条》中写道: 当下本该是性的黄金时代。 ...

大家都在搜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