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和一个关系很好的朋友聊天,她向我倾诉说,她和男朋友在一起已经三年了,本该到了订婚的时候,但男友迟迟不求婚,她实在摸不准对方到底怎么想的,感到很苦恼。也在这个时候,她开始反思,自己和对方真的足够相爱吗?是真的合适共度一生的人吗?看得出来她现在是非常焦虑的。

最近刚好也在后台看到了一位粉丝的来信,Ta讲到自己是一个猜疑心很重的人,会时不时地想查看伴侣的手机,也会经常询问和伴侣的共同朋友来了解对方的行踪, Ta自己在这段关系中总是感到非常不安。

其实不论我的朋友,还是来信的粉丝,就算本身的人格特质更容易多疑,她们有这样的表现,也是因为这段关系真的有令她们感到不确定的东西这种不确定的状态让人无所适从,也让人不安。

今天,我们就想来聊聊亲密关系中的这种不确定性。

感情里,我总有太多的不确定 | 为什么你在关系中没有安全感?-私会鲁斌

感情里,我总有太多的不确定 | 为什么你在关系中没有安全感?-私会鲁斌

心理学家Knobloch 和 Solomon (1998)将亲密关系的不确定性(relational uncertainty)定义为个人对自己和对方,在一段关系当中的“参与”和“付出”的信心程度

他们认为,亲密关系中的不确定在关系发展的转折阶段(transition)会格外突出,比如当恋人从暧昧关系发展成正式的恋爱关系时,或者当恋人们正式约定婚约的时候。

当然,它不仅存在于关系发展转折阶段,也是一种常态。它存在于恋爱关系的各个阶段中,甚至存在于已经有坚固的情感基础及道德约束的婚姻关系里(e.g., Theiss, Estlein, & Weber, 2013)。也就是说,我们不仅仅会在关系本身发生变化的时候感到不确定,我们处在关系中的每时每刻,都可能会有这种感受。

研究者们又把这种不确定性,拆分成了三个不同的方面:对自我的不确定,对伴侣的不确定,以及对关系的不确定。

1. 对自我的不确定 (self-uncertainty)

关系中对自我的不确定,主要指的是个人对自身在恋爱关系发展和伴侣的契合度方面的态度不是很清晰。比如,有些人不太肯定自己是否会持续保持着对伴侣的爱慕和欣赏,担心如果结了婚,激情与新鲜感就会消逝。

有个朋友曾经与我分享过他的相亲经历,他曾和几个条件很好的女孩相过亲,双方都表示过好感,但就在每次关系可以更近一步的时候,他就会变得犹豫不决飘忽不定,不确定自己会不会一直爱她,会不会在结婚之后后悔。

这就是在关系发展中自我不确定性比较高的一种体现。这样较高的自我不确定,会让一个人不愿袒露心扉,或是在表达感情时变得胆怯,因而也妨碍了关系的发展。

感情里,我总有太多的不确定 | 为什么你在关系中没有安全感?-私会鲁斌

2. 对伴侣的不确定 (partner-uncertainty)

对伴侣的不确定比较好理解,它一般是指一个人不能明确地判断出伴侣对自己的看法,恋爱观,以及他/她展开或坚持于一段关系的动机。比如,有些人并不能确切地定义对方是自己的恋人还是仅仅是关系很好的朋友,抑或对方只是在“聊骚”,还是在真心地关心和体贴自己,或许就是对伴侣的不确定的体现。

需要指出的是,当今人们恋爱择友的途径已经变得十分多元化,传统的从朋友做起,在日常的交往中渐渐培养出感情,因而确立恋爱关系的方式,可能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切实际。恋爱交友app的普及,让年轻人能够接触到更广泛的试婚群体,也因此拥有了更多开放的选择。

但不可否认的是,从社交网络中发展开来的恋爱关系,的确会使人感受到更大的不确定性 (Gibbs, Ellison, & Chih-Hui, 2011)。比如,在app中认识的伴侣们,有些会对关系的定义比较模棱两可,有时不能肯定对方是真心投入在这段关系里,愿意将此发展成为一种长期的稳定关系,还是只是很随意地把恋爱当作缓解压力和逃避孤独的一种途径。

3. 对关系本身的不确定(relationship uncertainty)

对关系本身的不确定,是指一个人对关系的本质和发展感到不安。比如有些人不太肯定自己的恋爱关系仅仅是约炮 (friends with benefits),还是很稳固的忠诚的(committed)一对一 (exclusive)的关系。

但即使和伴侣形成了忠诚的排他的亲密关系,这种不确定性依然有可能存在。比如,有些人会担心父母不能接受自己的伴侣,或者忧虑是不是可以很融洽地融入对方的原生家庭。在婚姻关系里,一方出轨或背叛也会造成关系的波动,破坏原本关系的确定性和稳定性,以及伴侣的安全感及双方的信任感。

这种对关系本身的不确定性是一种更高层次的不确定性,因为对自己或者对伴侣的不确定都可能会升华成为对关系的不确定 (Knobloch & Solomon, 1999)。

感情里,我总有太多的不确定 | 为什么你在关系中没有安全感?-私会鲁斌

感情里,我总有太多的不确定 | 为什么你在关系中没有安全感?-私会鲁斌

Solomon 等人在2016年提出了Relational Turbulence Theory (关系颠簸理论),这一理论强调了“亲密关系的不确定性”是一种重要的评估关系的特质维度,它对关系中的个人认知、情绪、沟通都有影响。这些影响则进而影响到关系是否动荡(比如更频繁的争吵,更深的隔阂等)(Solomon, Knobloch, Theiss, & McLaren, 2016)。

1. 不确定性对认知的影响

首先,关系的不确定性会改变一个人对自我,伴侣和关系的认知。

通常,当一个人的不确定感较强的时候,他/她会对伴侣及关系的评价更消极。比如觉得关系并不如自己期望的那样亲密和温暖,也会对伴侣的行为的解读更加负面和敌对(Theiss & Knobloch, 2013)。

举一个常常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例子:一对情侣计划好了周末要做的事情,选好了约会的餐厅,买了要看的音乐剧的票,可是男朋友却临时在周五的时候告知女孩自己需要加班,周末没有时间陪她。

如果女孩对这段关系的不确定性的感知较低,也就是相信自己和男友对关系付出的真心,她可能就会谅解男朋友的处境,选择包容和支持。但如果女孩的不确定感很深,在这段关系里总是如履薄冰,她可能会埋怨男朋友没有兑现承诺,会怀疑男朋友的真心,或者推测男朋友是有意加班以此来回避和她的亲密接触。长此以往,这样不同的认知会逐渐改变关系的走向。

要记得,关系中的不确定性,严重影响着我们对对方的认知和解读。

感情里,我总有太多的不确定 | 为什么你在关系中没有安全感?-私会鲁斌

2. 不确定性对情绪的影响:

当人们面对亲密关系的不确定的时候,会更容易在关系中产生一些负面的情绪反应,常见的包括焦虑,迷茫和愤怒。

我们可能都经历过类似的时刻:在恋爱关系里,不确定自己应该在对方面前如何说话或行动,或者不确定对方是不是那个合适的灵魂伴侣,会互相陪伴风雨同舟地牵着手走下去。这样模棱两可的情况会让我们心神不宁,陷在长期的消极情绪里,也因此可能对关系的发展失去原有的好奇心和激情感。

3. 不确定性对沟通和其他行为的影响

研究表明,当一个人对恋爱或婚姻关系感到不确定的时候,他/她会更有可能回避有关敏感问题和本质矛盾的交谈,比如关系是否应该更进一步, 收入应如何支配,性生活是否和谐(e.g., Theiss, 2011)。

相应的,回避沟通也会加深伴侣之间的隔阂,因而强化了不确定性的感知(Knobloch & Theiss, 2011)。同时,不确定的程度较高的人会倾向于认为伴侣在沟通时更强势,也更容易因此而感到气愤和苦恼(Knobloch, Miller, Bond, & Mannone, 2007)。

从行为上而言,当一个人对关系的发展感到迷惘的时候,他/她会做出行动上的应对策略,比如寻求他人的帮助,找朋友或长辈聊天,交流感受,获得他人的建议。当然,也会有人做出比较负面的应对措施,比如对伴侣的行踪变得更加敏感,跟踪伴侣的行踪,想要查看伴侣手机信息,以此来获得安全感和稳定感。这些行为对关系走向的影响则未可知。

感情里,我总有太多的不确定 | 为什么你在关系中没有安全感?-私会鲁斌

感情里,我总有太多的不确定 | 为什么你在关系中没有安全感?-私会鲁斌

既然不确定性能给个人和关系带来如此大的影响,我们应该如何有效地应对不确定性呢?从目前的研究来看,主要有三种处理不确定性的态度和方法:

1. 降低它

我们当然鼓励大家鼓起勇气,把你心中最不确定的那些问题直接向对方提出,相信你们的关系有能力承载这样的沟通,相信对方能够处理好,给你足够令你满意的回应——如果不能,你至少也了解了关于这段关系的更多现实。

2. 维持它

由于大部分的不确定性都是不愉悦的,因此人们倾向于有意或无意地降低不确定性,比如进一步地与伴侣沟通以得到更多有用的信息来作出相应的判断,但是相反地,也会有人回避沟通来降低不确定性 (Brashers, 2001)。

文章开始部分我的朋友的困惑,就是来源于双方对关系的核心问题的回避。当双方都不能确定结婚是否可行和实际的时候,同时也假设一旦开始有关结婚事宜的讨论,矛盾就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就会驱使双方都回避有关婚姻的探讨,以此来维持暂时意义上的关系的稳定与和谐。

另外,当不确定性可能比真正的现实还要好一些的时候,人们会愿意维持不确定性。比如有些人会在怀疑伴侣是否在背叛自己时,有意忽略伴侣的可疑行为,选择不去了解更多的信息,不多加揣测伴侣是不是有出轨的动机。

这种维持不确定的行为,一方面是因为人们可能对自己掌握信息后的心理承受能力没有信心,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人们不愿意相信或接受伴侣的不忠行为,因而选择在理智上麻痹自己,选择看破不说破。

如果是我朋友的这种情况,他们早晚要面对和结婚有关的讨论,这时,维持不确定显然不是一个好的策略,因为它会让人不断错过解决问题的最早时机。

但如果有机会永远不面对真相,对有些人来说,有时候选择不面对,也许也是更容易让自己快乐的一种策略。

3. 接受“不确定”才是一种常态

所有试图处理亲密关系的努力,最终都要落在个人自身的功课上。如果一个人选择与不确定作战,那将是一场永无止尽的战争。

正如Theiss (2017) 在她的书里所说的,the only certainty inclose relationships is uncertainty,(在亲密关系里,唯一可以确定的事情就是关系是不确定的)。

你需要去理解的是,不确定性是一种人生的常态,不是孤立存在于某个特定的时刻和某个特殊的关系阶段里。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这样说:不确定性是没有办法被降低或消除的——你所做的只是让自己产生“它降低了的幻觉”而已。

而如果你决定选择面对生活的真相而活,你就要努力修炼自己,永远活在此刻。抓住你能抓住的,享受你能享受的。所谓“与有情人做快乐事,莫问是劫是缘。

从另一方面来说,适当程度的不确定性会在某种程度上提醒双方需要做出更多的努力,来让关系达到一种平衡和稳固的状态。达到这种状态本身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那些积极的、主动的付出,是双方为了让关系变得更温暖和亲密所作出的努力。

References

Brashers,D. E. (2001). Communication and uncertainty management.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51, 477–497.

Gibbs,J. L., Ellison, N. B., & Lai, C. H. (2011). First comes love, then comesGoogle: An

investigation of uncertainty reductionstrategies and self-disclosure in online

dating. Communication Research, 38,70-100.

Knobloch,L. K., Miller, L. E., Bond, B. J., & Mannone, S. E. (2007). Relationaluncertainty and

message processing in marriage. Communication Monographs, 74, 154–180.

Knobloch,L. K., & Solomon, D. H. (1999). Measuring the sources and content ofrelational

uncertainty. Communication Studies, 50, 261–278.

Knobloch,L. K., & Theiss, J. A. (2011). Relational uncertainty and relationship talkwithin

courtship: A longitudinal actor-partnerinterdependence model. Communication

Monographs, 78, 3–26.

Solomon,D. H., Knobloch, L. K., Theiss, J. A., & McLaren, R. M. (2016). Relational 

turbulence theory: Explaining variation insubjective experiences and communication

within romantic relationships. Human Communication Research, 42,507–532.

Theiss,J. A. (2011). Modeling dyadic effects in the associations between relationaluncertainty,

sexual communication, and sexual satisfactionfor husbands and wives. CommunicationResearch, 38, 565–584.

Theiss,J. A. (2017). The experience and expression of uncertainty in closerelationships.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Theiss,J. A., Estlein, R., & Weber, K. M. (2013). A longitudinal assessment ofrelationship

characteristics that predict new parents’relationship satisfaction. PersonalRelationships, 20, 216–235.

Theiss,J. A., & Knobloch, L. K. (2013). A relational turbulence model of military

service members’ relational communicationduring reintegration.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63, 1109–1129.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KnowYourself):“在和你的感情里,我有太多的不确定” | 为什么你在关系中没有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