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后台看到这样一则留言:读者自述是一个长情的人。比起广泛结交新朋友,Ta更愿意与认识多年的老朋友保持深厚的友谊。对Ta来说,人和人之间的感情是很长久的,不会随着时间慢慢淡去。

但同时,Ta也深受这种长情的困扰。Ta说,自己心中,多年的情谊从未淡去,但经常会发现朋友们其实已经变了。那种不经意间表现出来的生疏、不重视,经常让Ta非常受伤。

Ta留言说,有太多事令我“放不下”,爱过的人早已经爱别人,我却还在回忆里固步自封。人们都说时间能解决一切,可对我来说时间好像什么都带不走。KY君,我不想再活在过去里了,我该怎么办呢?

这则留言引发了我的一些思考,都说越长情的人越受伤。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这些长情的人,以及他们为什么难以放下情绪负担。

我以为只要不睁开眼睛,就能一直活在梦中 | “长情”的人最受伤?-私会鲁斌

 

我以为只要不睁开眼睛,就能一直活在梦中 | “长情”的人最受伤?-私会鲁斌

“长情”一词,意指“对人或事物有长久的情感和坚持”,在英文中没有对应的术语。但我们可以参考其定义,从日常工作和生活观察中,总结出长情的人在人际关系中最显著的特质:他们倾向于长久地投入感情,且一旦投入感情,就不会轻易淡化,而是相对恒定地保持下去。

长情的人往往能获得更稳定的关系,在关系中的满意度也更高。这一点在亲密关系和婚姻中尤为明显。Shafer等人在2014年的一则研究表明,持续地投入感情、努力经营,对各个阶段长期关系的稳定程度和满意度都有显著提升。这里的各个阶段,包括了未婚同居和初次婚姻,也包括了离婚后同居及再婚关系。

长情的人在关系中也会获得更深的联结。在结交朋友时,不同的人会采取不同的策略:有些人更重视朋友的多寡,喜欢“朋友遍天下”;而另一些人未必交很多朋友,却更在意培养和朋友之间联结的深度。长情的人在刚认识他人时,不会快速建立关系,而是在日积月累的交往中逐渐加深和对方的联结。另外,长情的人更倾向于将感情投入到已有的关系中,这也使得他们与旧友的联结更加深刻。

但另一方面,长情也是一种被动的选择;它是人格特质、信念体系、社会学习共同作用的结果,是一个人身上相对稳定的特质。一个长情的人,无法选择在一些情境中变成一个薄情的人。这意味着,长情的特质会带给人们一些难以避免的负面影响:

 

1. 遭遇不对等关系

 

尽管在多数时候,长情的人可以拥有更稳定、更高质量的恋情与友谊,但在某些情况下,他们也更容易陷入一段不对等的关系。比如,毕业后与在学校里的朋友分隔两地、各自发展,长情的一方会一直记得两个人的过去,对对方也保持着当初的感情。但对方或许会很快融入新的交际圈、结交新的朋友,不再在这段关系中投入与过去相当的感情,或是不再以过去的方式对长情的一方做出回应。

亲密关系中的不对等,也会带给长情的人深刻的痛苦。他们或许会发现,无论是自己提出分手,还是对方先决定离开,他们都是会“痛到最后”的那一个。哪怕理智上知道两个人不太适合,也做好了结束关系的准备,他们依然在很长时间内都无法真正“走出来”,停留在过去感情的余音中。

在这些不对等的关系中,长情的一方难免感到深切的孤独和失望。当人们频繁、多方位地在原本用心经营的长期关系中遭遇失望,则可能出现习得性无助(learned helplessness),不再认为自己在关系中投入的感情会得到回馈,甚至开始回避与他人建立新的关系。

2. 容易陷入“情绪囤积”

 

我们或许都比较熟悉囤积(hoarding)的概念。囤积者会过度收集物品并拒绝扔掉。这些物件逐渐填满他们居住的空间,进而影响到他们的健康、卫生、人际关系及个人安全。

其实,不仅物品会被囤积,人的情绪也可以。情绪囤积(emotional hoarding)就是指人对负面情绪过度积攒,且长久无法释怀。负面的回忆和情绪会逐渐占据囤积者的内心,使人变得愁苦、孤独而虚弱(Heinze, 2016)。

对于长情的人来说,不好的事情发生了,明知道事情已经过去了很久,能够做的事也都做过了,但内心的情绪包袱仍然“放不下”。可能是自己曾经伤害了别人,也可能是别人曾经伤害了自己。对有些人来说起码“过去了”是一种解脱,但对长情的人来说,这些情绪会始终堆积在心中,“无论如何都放不下”。

我以为只要不睁开眼睛,就能一直活在梦中 | “长情”的人最受伤?-私会鲁斌

我以为只要不睁开眼睛,就能一直活在梦中 | “长情”的人最受伤?-私会鲁斌

1. 鲜明的情绪记忆让负面情绪记得更牢。

 

情绪会在各个阶段参与人们对于事件的记忆。

我们对过去的记忆可以分为两大类:情绪记忆和事件记忆,情绪记忆涉及海马体和杏仁核的交互作用,在回忆起事件时,伴随着对当时情绪的生动回忆。而事件记忆的脑神经活动不涉及掌管情绪的杏仁核区域。

近年有研究表明,情绪记忆停留的时间要显著长于事件记忆(Kuriyama et al., 2010),进一步论证了情绪对于记忆的强化作用。

长情的人对于过去情感的长久记忆,源于他们情绪记忆的能力更强,即海马体和杏仁核的交互作用更为活跃。他们记忆一件事时,更容易感受到其中的情绪。生理基础决定了无论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事件,对长情的人来说都更为生动难忘(Levy & Anderson, 2002)。

2.“放下”对于长情的人而言是一种令人不适的认知失调。

 

出于对自我的认同,长情的人会尤其重视情感和感受的价值。而放下即意味着重视程度的下降,这违背了长情的人对于感情的态度,从而构成了认知失调。人的行为一旦和自己的认知产生矛盾,会让人陷入不适。为了避免不适,人们可能会执着于符合自己认知的行动。

比如,当在关系中心生委屈的时候,一个长情的人会认为,委屈是自己重视这段关系的一种证明,而一旦放下了这份情绪,也就意味着这段关系没有那么重要了。长情的人会继续紧抓着回忆里的情绪,潜意识里向自己说明重要的仍然很重要。尽管可能对方早已不再需要这种重要,长情的人却仍活在自己的剧本里。

 

3. “放不下”也可能是对变化的防御

 

长情的人可能也是害怕改变的人。他们的情感投入,以及情绪包袱,有相当一部分是指向自己的幻想:这种幻想就是,世界没有变,一切都没有变——尽管现实中的那个人、事件和关系可能都早就变了。长情的人用长情,来逃避面对变化带来的未知,以及未知所带来的恐惧和焦虑。他们是胆小的。

我以为只要不睁开眼睛,就能一直活在梦中 | “长情”的人最受伤?-私会鲁斌

我以为只要不睁开眼睛,就能一直活在梦中 | “长情”的人最受伤?-私会鲁斌

由于长情会带给人们一些美好的体验,所以人们未必想要 “戒掉”长情,而去做一个薄情人。人们所希望的,是能够更好地应对自身特质带来的负面影响。

如果你也是个长情的人,希望能够减轻一些情绪负担,可以参考以下三个方法:

1.   做出一些主动选择

 

虽然我们说,长情是一种被动的选择,我们很难去改变自身的特质,但是在面对具体事件时,我们仍然可以选择更多地面对现实。你要明白,不是你拒绝睁开眼睛,就真的能一直活在梦中。早点面对现实,你才能做好准备,随着现实成长,从而对自己的人生拥有主动权。

2.   可以适当尝试一些精神上的“断舍离”

 

我们内心能够容纳的情绪是有限的。当我们开始感到负担和压力时,就意味着身体和精神都在提醒我们,需要让一些过去的情绪离开,提供更多的空间给当下和未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不妨将情绪当作物品来对待,找到一些日常可以练习的方法,来“清理”过度堆积的负面情绪。

这些步骤可以包括:

  • 接纳现状,并给自己足够的耐心。
  • 每天给自己规定一段时间,专注处理情绪负担。
  • 准备一个本子,将困扰你的负面情绪列成清单。可以像整理房间一样慢慢来,为自己设置小的目标,一次只处理一项情绪或感受。
  • 评估自己正在处理的情绪有多强烈,以及它给自己带来的负担有多沉重。如果可以的话,将这些思绪写下来,或告诉能够专注倾听你的人,比如专业的心理咨询师。
  • 观察自身感受的变化,并做记录。

3.   练习正念冥想

 

在我们过去的文章中,曾多次提到通过练习正念冥想来缓解压力、觉察自我。对于减少情绪负担,正念冥想既有短期的作用,也能带来长远的改善。可以说冥想是最能够帮助人学会与情绪相处的头脑训练了。

References:

Heinze, B. (2016). Emotional Hoarding. OutFront.

Kuriyama, K., Soshi, T., Fujii, T., & Kim, Y. (2010). Emotional Memory Persists Longer than Event Memory. Learning & Memory. 17(3), 130-133.

Levy, B. & Anderson, M. (2002). Inhibitory processes and the control of memory retrieval.  Trends in Cognitive Sciences. 6(7), 299-305.

Ortner, C.N.M., Kilner, S.J. & Zelazo, P.D. (2007). Mindfulness meditation and reduced emotional interference on a cognitive task. Motivation and Emotion, 31(4), 271 – 283.

Sauer, S.E. & Baer, R.A. (2012). Ruminative and mindful self-focused attention in 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 Personality Disorders, 3(4), 433 – 441.

Shafer, Kevin & Jensen, Todd & Larson, Jeffry. (2014). Relationship Effort, Satisfaction, and Stability: Differences across Union Type. Journal of Marital and Family Therapy. 40. 212-232.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KnowYourself):我以为只要不睁开眼睛,就能一直活在梦中。| 研究:“长情”的人最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