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本文部分图片可能引起不适,请谨慎阅读。

 

2013年,一篇《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横空出世,在当年互联网广泛传播。

一时间,人们开始重新审视槟榔这个致人上瘾的“软性毒品”。

其中一名被割脸的人,名叫刘桑果。

43岁的刘桑果,费力地讲述他的故事。

因为一年前的口腔癌手术,他大部分左脸已被“割掉”。

术后,他左眼神经被压迫,如今已彻底瞎了。

这些割脸人来自湖南,都曾是槟榔的痴迷爱好者。

他们被割掉舌头,切去牙床,狰狞的手术伤疤撕裂他们的脸庞,癌变的噩耗宣告着死亡……

那颗黑色果子,将他们带入病魔深渊。

千亿“软性毒品”槟榔,和正在上瘾的6000万中国人-私会鲁斌

相比刘桑果的恐怖遭遇,更让人觉得压抑的是:

从2006到2016的十年间,因为槟榔导致的口腔癌数量翻了20倍。

但很快,那篇文章就销声匿迹,沉入海底。

与此同时,槟榔全国总产值一路高歌,站上500亿。

 

在整体经济平缓的背景下,保持着每年30%的速度,疯狂增长。

湖南不产槟榔,却在商业运作下,成为千亿槟榔产业链无可争议的霸主。

在长期广告轰炸下,很多湖南人都能说出一句顺口溜:

槟榔加烟,法力无边。

槟榔泡酒,永垂不朽。

但实际上,这个原产自海南的“软性毒品”,有百害而无一利。

槟榔,还在祸害6000万湖南人,以及越来越多上瘾的中国人。

千亿“软性毒品”槟榔,和正在上瘾的6000万中国人-私会鲁斌

早在2003年,世界卫生组织就把槟榔列入一级致癌物清单。

2017年,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公布120种1类致癌物清单。

与槟榔相关的致癌物,占据其中3种。

千亿“软性毒品”槟榔,和正在上瘾的6000万中国人-私会鲁斌

来源:中国食药监总局官网

一级致癌物是什么概念?我们耳熟的苏丹红,不过是三级致癌物。

具有重金属毒性的铅,也只是二级致癌物。

而致癌性最强的槟榔,却从未出现在长辈们任何一篇朋友圈养生文章里。

在铁证如山面前,槟榔巨头们,还在为这种“夺命果”颠倒黑白:

槟榔不仅无害,还是纯绿色食品!

吃了能让人延年益寿,返老还童!

 

这些强词夺理的辩护,在更悲惨的事实面前,显得不堪一击。

 

千亿“软性毒品”槟榔,和正在上瘾的6000万中国人-私会鲁斌

 

摆在眼前的数据是:

 

在世界所有食用槟榔的国家和地区,槟榔都已成为当地口腔癌的罪魁祸首。

在槟榔最大消耗国印度,口腔癌发病率世界第一。

在人口不过700万的岛国巴布亚新几内亚,60%居民嚼食槟榔,口腔癌患病率高达千分之二。

每年超过25000人,因为口腔癌而死亡。

而在中国最大槟榔食用省份湖南,口腔癌患病率超出全国平均20倍。

千亿“软性毒品”槟榔,和正在上瘾的6000万中国人-私会鲁斌

可以肯定地说,从你嚼食第一口槟榔开始,口腔癌离你的距离,就近在咫尺。

作为一种高致死癌症,即使进行手术,超过半数的患者,也会在术后因复发而死亡。

因为槟榔,无数家庭陷入破碎,人财两空。

2013年7月,已经被割脸的刘桑果,检查出癌细胞已转移至肺部和大脑,最终在悔恨和痛苦中离世。

他的妻子唐娜无法承受这种噩运,整夜麻木流泪。

面对“杀人凶手”和背后更庞大的利益集团,她无力哭诉:

“还能怎么办,只能等死了……”

 图片可能会引起强烈不适,请慎滑

千亿“软性毒品”槟榔,和正在上瘾的6000万中国人-私会鲁斌
千亿“软性毒品”槟榔,和正在上瘾的6000万中国人-私会鲁斌

舌颌颈联合根治术+ 胸大肌皮瓣修复

在槟榔产业飞速发展的这20年,像刘桑果这样的悲剧受害者,已不可数。

市民阳浙金,经受两次手术,舌头被割掉三分之一。

市民朱泽被建议切除部分舌头和喉咙后,选择了自杀……

刘桑果同乡凌建军,被切掉下颚、牙床,下颌骨被打断拉开。

大腿上切开一道约30公分的口子,剔出肉,填补进口腔。

一道狰狞的疤痕,从右脸一直延伸至胸口。

术后第三天,他才鼓起勇气站在镜子前:

“不知道站了多久,一直在流泪”。

千亿“软性毒品”槟榔,和正在上瘾的6000万中国人-私会鲁斌

但吊诡的是,害苦了千万中国人的槟榔,却在2013年以后,陷入了某种“不可言说”的境地。

2013年7月14,央视13套《新闻30分》,曾大篇幅报道槟榔的强烈致癌性。

节目一经播出,立刻在社会引起轩然大波,导致时下正值采摘季节的海南槟榔价格暴跌,全海南种植槟榔的230万农民减收30亿。

危机同样蔓延到湘潭。在这座人口280万的槟榔之城,大小槟榔加工企业多达100余家,年产量20余万吨,工人40万。

槟榔,早已成为地方支柱产业。

任何一点关于槟榔的风吹草动,都可能对GDP造成巨大打击。

千亿“软性毒品”槟榔,和正在上瘾的6000万中国人-私会鲁斌

在各方利益轮番掰手腕之后,9月22日,央视2套《经济信息联播》罕见出来“辟谣”:

“槟榔致癌”的说法,并无科学根据。

新闻一出,海南几百万种植户一片欢腾。

最终结果,就和《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那篇文章一样,不了了之。

但事情并没有因此而结束。

因为指出槟榔致癌,最后又“辟谣”自打脸,央视成为了相关利益集团口中的造谣大V。

特大V,造特大谣!

把造谣的央视媒体和相关人员告上法庭,让他们付出代价!

地方经济和百姓健康孰重孰轻?

天平的一边,是海南几百万农户;

天平另一边,是正在祸害更多人的“毒物”。

在槟榔产业链面前,这逐渐成为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但诚如复旦大学胡善联所言:

从短期来看,遏制槟榔行业发展,会影响海南槟榔种植业、湖南槟榔加工业。

但长远来看,槟榔导致的医疗代价更大,社会负面影响更深远。

一个从根源上有害的产业,无论如何发展,也不可能带来任何正面价值。

小部分人得利,大部分人受损。

两害相权,取其轻。

千亿“软性毒品”槟榔,和正在上瘾的6000万中国人-私会鲁斌

如果“恶魔的果实”在世界上真实存在,那这个果实一定是槟榔。

除开对人身体不可逆转的伤害,槟榔对城市环境的影响,也像牛皮癣般无从根治。

在湖南,槟榔让当地政府官员头疼不已——历次申办全国文明城市,长沙都把乱吐槟榔渣作为打击重点。

相比抽烟,司机更爱通过嚼槟榔提神。因此在红绿灯旁边,经常是一大堆恶心的槟榔渣。

千亿“软性毒品”槟榔,和正在上瘾的6000万中国人-私会鲁斌

在湘潭,随便一个草坪,都能看到遍地大便一样的槟榔渣。

千亿“软性毒品”槟榔,和正在上瘾的6000万中国人-私会鲁斌

第一次嚼槟榔的人,都听过一句话:

“第一口槟榔汁劲太猛,一定不要吞。”

所以随地吐槟榔汁,成了槟榔食用者的习惯。

不仅环卫工人极难清理,而且味道腥臭难闻。

千亿“软性毒品”槟榔,和正在上瘾的6000万中国人-私会鲁斌

除了影响环境以外,槟榔加工的环境能有多脏?

2013年6月4日,潇湘晨报记者拍到湖南一家龙头槟榔企业,正在使用煤炭熏制槟榔。

熏制槟榔的车间不堪入目:屋顶焦黑,四壁泛黄。

这种熏制方法,将导致槟榔砷超标。

而砷,是砒霜的主要成分。

千亿“软性毒品”槟榔,和正在上瘾的6000万中国人-私会鲁斌

直到如今,土灶熏制依旧是槟榔最广泛的生产方式之一。

在槟榔收获的季节,海南岛到处能看到“榔烟四起”。

作为热带岛屿,海南近几年空气质量转差,经常出现轻度污染,槟榔熏烟难辞其咎。

千亿“软性毒品”槟榔,和正在上瘾的6000万中国人-私会鲁斌

 

这一颗颗在小作坊诞生的毒果,就这样成为通往口腔癌的黑色暗河。

借用马克思的那句话:

槟榔来到这个世界,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千亿“软性毒品”槟榔,和正在上瘾的6000万中国人-私会鲁斌

槟榔主产地——海南万宁市的浓雾

千亿“软性毒品”槟榔,和正在上瘾的6000万中国人-私会鲁斌

作为一名湖南人,我亲历了槟榔的指数型增长。

大概2000年,槟榔卖1块钱一包,大人小孩一起吃。

槟榔的粗纤维入口极硬,小孩嚼完满嘴口腔溃疡,牙龈被槟榔纤维刺穿,吐出来的槟榔汁黄中带红。

黄的是卤水,红的是血。

卖得最贵的槟榔品牌是“七妹”,里面有一颗葡萄干,2元一包。

千亿“软性毒品”槟榔,和正在上瘾的6000万中国人-私会鲁斌

后来就是汪涵代言的友文槟榔,开始在湖南各电视台疯狂打广告。那是我记得第一个在电视上打广告的槟榔。

由此,槟榔经历了两个爆发增长阶段。

一是电视广告,扩大知名度;

二是买一送一,培养用户群,疯狂营销。

2010年左右,在湖南买一包任何品牌的槟榔,经常可以连中3、4包。

2015年以后,拿下市场占有率的廉价槟榔,开始往年轻消费者进军,同时越卖越贵。

随便走进一家超市,20元一包的和成天下和张新发,摆在最显眼的位置。

在张新发槟榔的专卖店里,高端槟榔卖到598元一斤,10元一颗到50元一颗不等。

槟榔的食用地区,也早已不止湖南。

从南到北的每个超市,都开始出现槟榔的身影。

千亿“软性毒品”槟榔,和正在上瘾的6000万中国人-私会鲁斌

槟榔产业链的扩张速度,超出了所有人最大胆的想象。

2018年,在口味王集团成果发布会上,口味王营销总监龚伟华介绍:

2018年,和成天下槟榔总终端网点,逾百万个。

同时,销售覆盖城市多达415个,比2017年的207个增加了208个。

涵盖湖南、湖北、广东、江西、海南、贵州等诸多省份。

累计销量超4亿包。

在更早的一场高端论坛上,口味王总裁陈义提到:

目前槟榔产业正处于快速发展期,年均增速超过30%。

未来将很快达到千亿级市场容量。

陈义的估算,并非狂言。

事实上,作为一种成瘾性食品,随着槟榔广告继续铺开,产品概念向年轻人生活方式优化,总产值很快将迎来下一个“质变点”,开始指数级增长。

以台湾省为例,嚼食槟榔人口比例一直在急剧扩大。

 

在总人口2300万人的台湾,嚼食槟榔人口已超过260万人,占台湾总人口的10%以上。

不仅嚼食人数增加,年龄不断下降,职业普遍性也从底层阶级,发展到白领、高管、知识分子。

而在湘潭,这个数字正在逼近50%。

小到3岁的孩子,大至73岁的老人,都有嚼食槟榔的习惯。

千亿“软性毒品”槟榔,和正在上瘾的6000万中国人-私会鲁斌

咧嘴一笑,一口黑牙。

千亿“软性毒品”槟榔,和正在上瘾的6000万中国人-私会鲁斌

在湖南常德,有人目睹亲人因嚼食槟榔去世后,给“槟榔配烟,法力无边”这句广告语,补充了下半句:

再吃几年,坟头冒烟。

千亿“软性毒品”槟榔,和正在上瘾的6000万中国人-私会鲁斌

槟榔作为一级致癌物,与砒霜、六价铬、二恶英、甲醛等并列。

如此“毒物”,却一直在食品领域广受政策优待,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由于对槟榔生产和食用没有任何国家标准,槟榔在我国一直作为食品销售。

据淘宝网2011年一系列消费数据显示,槟榔是最让全国人上瘾的零食。

千亿“软性毒品”槟榔,和正在上瘾的6000万中国人-私会鲁斌

 

对比另一种上瘾消费品香烟,槟榔几乎没受到过任何管制。

后者不仅需要在包装上标明吸烟有害健康,而且不被允许传播任何形式的广告,综合税率60%。

近几年来,袋装槟榔价格暴涨,几块钱一斤的成本,卖到了几百块钱一斤。

早已比香烟还暴利,却一直只用交低额食品税。

不仅如此,槟榔还可以在网上销售。

有大学生在淘宝卖槟榔,月销量多达60000包,一年收入轻松上百万。

千亿“软性毒品”槟榔,和正在上瘾的6000万中国人-私会鲁斌

在巨额利润支持下,各大槟榔龙头企业,每年在全国投放的广告预算,数以亿计。

2017年,口味王槟榔独家冠名湖南卫视春晚,引起口腔医学界人士漫天质疑。

但这丝毫没有阻挡口味王的下一步行动。

2018年到2019年,口味王连续两年独家冠名湖南卫视春晚。

千亿“软性毒品”槟榔,和正在上瘾的6000万中国人-私会鲁斌

甚至还在元宵喜乐会植入定制口播:返老还童,吃口味王。

千亿“软性毒品”槟榔,和正在上瘾的6000万中国人-私会鲁斌

随便打开湖南一个电视节目,包括口味王在内的槟榔广告,堪称铺天盖地。

湖南卫视、湖南都市、湖南经视不断播出“和成天下”“湘潭铺子”“张新发”的槟榔广告。

比如,湖南经视上午10点40分左右会播“和成天下”的槟榔广告,频率高时达到3分钟内播2次。

在“湘潭铺子”的广告中,一位母亲带着女儿到古色古香的店里买槟榔。

晚7点,湖南卫视会播放“张新发”槟榔的报时广告——“百年槟榔张新发为您报时”。

随后,央视“新闻联播”开始。

作为一种“踩着人命”长出来的食物,槟榔在全世界一直被广泛禁止。

作为槟榔原产地之一,台湾相关部门,不遗余力宣传槟榔的致癌性。

千亿“软性毒品”槟榔,和正在上瘾的6000万中国人-私会鲁斌

不含任何添加物的槟榔,就能致癌

印度也早已意识到槟榔的毒副作用,在包装上印有非常明显的警告图片。

千亿“软性毒品”槟榔,和正在上瘾的6000万中国人-私会鲁斌

在美国,槟榔被禁止运输。

在加拿大和澳洲,槟榔直接被禁止销售。 

唯独在国内,没有任何生产标准,在包装上不见任何警示,一直作为普通食品进行生产和销售。

更有甚者,还在包装袋印上“耐嚼不伤口”“健康槟榔”的广告词,对消费者进行欺诈。

千亿“软性毒品”槟榔,和正在上瘾的6000万中国人-私会鲁斌

 

一边是与日俱增的口腔癌患者,一边是千亿级产业巨头。

这场毫不对等的博弈,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失败。

即使在法律层面,槟榔受害者的维权之路,也举步维艰。

和《美国女性状告强生爽身粉致癌,获赔47亿美元》那一类新闻不同,中国所有槟榔维权案,均以消费者败诉告终。

法院给出了相同判定:

“无法证明得病与长期食用槟榔之间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

基于现状,有口腔科医生说:

槟榔产业的集中整治,在这里显得如此艰难,悲观到看不到一丝变好的希望。

无独有偶。

在《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那篇报道里,中国的槟榔之乱,被作者袁文描述为:

“无力改变的结局”。

满街都是口含槟榔的人群,满城都是咀嚼槟榔的声音。

在疯狂的社会浪潮前,这些割脸人和割舌人的示警声,如此微弱。

6年后的今天往再回看,那句预言宛如时代前音。

参考文献:黄慧德.2015年槟榔产业发展报告及形势预测槟榔之害谁来管 生命时报 2018.06.08

李秉琦 主编. 口腔粘膜病学.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3

爱吃槟榔,湖南口腔癌患者增多 潇湘晨报 2017.12.27

袁文. 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

翦新春, 张彦. 咀嚼槟榔与口腔黏膜下纤维变性和口腔癌的研究进展. 中华口腔医学研究杂志. 2011,5(3).

中国食药监总局.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机构致癌物清单. 2017.10.30.

槟榔. 维基百科

王光,胡弼. 槟榔碱的研究进展[J].国际病理科学与临床杂志,2010(2)

李明,彭解英,吴颖芳,曹琴. 槟榔碱诱导上皮细胞凋亡[J].国际病理科学与临床杂志,2011,31(4)

中国科学院. 国际癌症研究中心:槟榔被认定为一级致癌物. 2003.08.15.

Yan Jia Hu,Jie Chen,Wang Sheng Zhong,et al.Trend Analysis of Betel Nut-associated Oral Cancer and Health Burden in China.Chin J Dent Res. 2017;20(2)

Nair U,Bartsch H,Nair J.Alert for an epidemic of oral cancer due to use of the betel quid substitutes gutkha and pan masala:A review of agents and causative mechanisms.Mutagenesis,2004,19(4)

Boffetta P,Hecht S,Gray N,et a1.Smokeless tobacco and cancer.Lancet Oncol,2008,9(7)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今夜九零后):千亿“软性毒品”槟榔,和正在上瘾的6000万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