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木希林去世了。」

下午打开手机,铺天盖地的消息传来,成为了这个周末结束前最让人震惊的新闻。

头脑一阵酥麻后,最先浮上脑海的,是今年夏天在影院观看导演是枝裕和电影《小偷家族》时,她扮演的奶奶的样子。

这部影片刚刚斩获戛纳电影节最高奖金棕榈奖,打破了日本真人电影在内地上映的票房纪录。

《小偷家族》中,在一家人结伴去海边的镜头里,树木希林老太太似乎是借着角色,

一个人坐在海滩上,面朝大海中的人们,说出人生谢幕的那句话:「谢谢大家了」。

我不想再出生一次,我觉得人生很充实了 – 树木希林-私会鲁斌

知日在是枝裕和工作室专访树木希林

树木希林是谁?

她是是枝裕和电影中最具象征性的ICON。是枝裕和甚至表示,果和她在一起就会不自觉地想要变成更加出色的导演。

除了「是枝裕和的缪斯」「影后」等头衔,这位老太太以一种游戏者的姿态,在日本演艺圈也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而她的私生活与大胆言论长期以来便是日本媒体的焦点。

2016年,知日在制作《步履不停,是枝裕和》特集时,在东京是枝导演的工作室,采访了树木希林老太太。

她豁达的态度,给我们留下了「她简直就是一个rocker」的感性印象!

当我们问她对年轻人,有什么样的人生建议时,她脱口而出:

「请不要问我这么难的问题。如果我是年轻人,老人说什么我都是不会听的。」

我不想再出生一次,我觉得人生很充实了 – 树木希林-私会鲁斌

荒木经惟镜头下的树木希林

树木希林生于1943年,本名内田启子。

树木希林的艺名是自己翻字典随便取的。

她进入演艺圈时,一开始使用的艺名是「悠木千帆」。

在出席一档节目的竞拍环节时,以「没有其它东西可卖」为由,将其以两万零两百日元的价格,拍卖给一家餐饮店店主。

后来才有了现在的名字。

当我们问到她,现在的名字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她说:

「我就拿了一本字典,一直翻看,念「き」(ki)的字最多,树(ki)、木(ki)、希(ki)、林(rin),这样组成名字不是还不错吗?」

树木希林成为一名演员,可以说是阴差阳错。

原本志向是成为一名药剂师,因为却错过了考试,后报名参加文学座的演员选拔,竟然顺利通过,成了一名演员。

在成名后,对于演员的身份和名气,树木希林却说:「反而多了很多工作,变得很忙。」

当时的观念认为,出演舞台剧的是一流演员,出演电影的是二流演员,出演电视剧的是三流演员,而电视广告那是浪费演员的才能。

而在我们采访她,问道她在电视剧、电影、广告中,她最喜欢的工作是什么时,她却说:「最喜欢拍广告。因为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拍完。我可是很懒的人。

我不想再出生一次,我觉得人生很充实了 – 树木希林-私会鲁斌

宝岛社广告「让我喜欢到死为止吧」

当时作为剧团演员的树木希林,出演了不少广告。

其中有一则无名酱油商的限地限时广告,甚至还被某周刊杂志选为当年最差广告第三名,恰恰也因这支地方广告受到的全国性关注。

「艺能界实在有趣。所以比起作为演员而生存,我更喜欢作为艺人而生存。」

我不想再出生一次,我觉得人生很充实了 – 树木希林-私会鲁斌

树木希林在广告中的扮相

抱着这样游戏演艺圈的态度,反而让树木希林与众不同。

她的演技,更是让人赞叹。2000年以后,她的重心转向电影,特别是在是枝裕和电影中的存在感,更是让人难忘。

2007年她在电影《东京塔:老妈和我,有时还有老爸》中,扮演了一位独自抚养儿子长大、最后患癌症而离世的母亲角色,夺得有「日本奥斯卡」的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女主角奖

因为看到这部电影,是枝裕和决定请她出演纪念自己刚刚去世的母亲的电影《步履不停》在撰写剧本时,是枝导演就认定母亲的角色非树木希林莫属了。

我不想再出生一次,我觉得人生很充实了 – 树木希林-私会鲁斌

是枝裕和说:「将母亲的刻薄以不讨人嫌的方式表现出来,恐怕只有树木希林才能做到。」

此后,是枝裕和电影中,总是能看到树木希林的身影。

而到了电影《比海更深》中,是枝裕和私人化的味道就更加明显,也在树木希林的角色中,融入了许多自身母亲的特质,电影取景地甚至来到了是枝裕和小时候生活的团地住宅拍摄。

我不想再出生一次,我觉得人生很充实了 – 树木希林-私会鲁斌

▲《比海更深》中这段关于放下的台词,是不是像极了自己的母亲对自己说的话?

「幸福这种东西,要是不放弃什么就得不到呢。」

当被问到对她来说,是枝裕和导演是怎样的存在时,她说:

能够与导演相遇是很幸运,是很有魅力的一件事。他电影中台词的存在方式,人的表现方式都是很有魅力的。」

我不想再出生一次,我觉得人生很充实了 – 树木希林-私会鲁斌

▲ 知日在是枝裕和的工作室「分福」专访树木希林与是枝裕和

树木希林有种让表演看起来不着痕迹,又恰到好处的能力。

当我们问她,所谓「演技的天才」是存在的吗?

树木希林说:「我在看其他演员的时候,觉得他们有非常优秀的时候,但绝对的优秀还没有见过。也常常感叹,曾经会觉得那个人的那个时期很演得很棒啊。我觉得对演技来说,在有定式的演出形态上,努力是有用的, 比如歌舞伎,而天然的演技我觉得还是先天的影响更大吧。」

在她豁达的人生态度背后,我们知道她也有非常在乎的家人和爱人。特别是她与摇滚音乐人的丈夫内田裕也的故事,也一直是日本媒体关注的焦点。

我不想再出生一次,我觉得人生很充实了 – 树木希林-私会鲁斌

▲「树木希林的家族」Switch杂志封面

内田也哉子是树木希林与内田裕也的女儿,而《入殓师》中饰演男主的演员本木雅弘正是他们的女婿,树木希林与女儿一家虽然住得很近,却不怎么来往。

在经历一次短暂的婚姻后,30岁的树木希林和摇滚音乐人内田裕也交往5个月便完婚。

但是结婚两年后二人开始了长达40余年的分居生活,其原因是内田裕也的家暴。

其间除去使用暴力,内田裕也因私闯民宅、勒索未遂等被捕,也瞒着她提交过离婚申请书。

但树木希林的态度一直是「不会离婚」

我不想再出生一次,我觉得人生很充实了 – 树木希林-私会鲁斌

树木希林与内田裕也

我不想再出生一次,我觉得人生很充实了 – 树木希林-私会鲁斌

▲身穿牛仔裤的两人在築地本愿寺举办的婚礼,成为了当时热门的话题。

「丈夫对我来说是值得感谢的存在。感谢被写作『有難い』。人为何要出生,是为了接受各种苦难而变得成熟。

但是树木希林宁愿来世不再与丈夫相见,

「他的全部我都喜欢。如果有来世,我有一个重生的机会的话,无论如何,我都会时刻警惕自己,不能再与这个人相见。」

「因为来世再次相遇,我仍会爱上他而再次渡过狼狈的一生。」

对于妻子树木希林,内田曾说道:

「当然是很喜欢她,但是真的很可怕。她是史上最强的母亲,最强的女演员,最强的妻子。

我虽然不会向她下跪,但是我一生都秉承最摇滚的精神由衷向她道歉。」

「因为我不会再遇到第二个这样的人,所以我的这一生只能拜托你了。」

我不想再出生一次,我觉得人生很充实了 – 树木希林-私会鲁斌

2004年,树木希林就被确诊为乳腺癌,右乳房被全部摘除。2005年,癌细胞扩散至全身。但她仍一边坚持演艺工作,一边接受治疗。

2013年,在第36届日本电影学院奖颁奖典礼上,树木希林凭借《我的母亲手记》获得最佳女主角。

随后她发表获奖感言时说一脸困惑:

「获得这个奖明年就不得不来做司仪了……」(日本电影学院奖有最佳女主角需担任来年颁奖典礼司仪的传统)惹得台下哄堂大笑。

但随后她的解释则引得一片唏嘘:

癌细胞在树木希林体内扩散,能否坚持出任明年的司仪她没有把握。

对于疾病,树木希林这样对我们说,

「病痛对人是很重要的伤痕,也成为了让人重新看待自己的伤痕和身体状况的机会。」

2013年,她的左眼几乎失明,但她并没有治疗,而是说「到现在为止看了太多东西」了。

她解释道:「看了太多东西,甚至是很多不应该看的东西。比如说,人的阴暗面,自己的阴暗面,尽管自己的阴暗面是不得不看的,如果看了太多世间的阴暗面,我觉得没有什么必要了,年纪也大了。」

而当我们问道,如果人生再重来一次,她会如何选择,

她说,「我不想再出生一次。我觉得人生很充实了。」

我不想再出生一次,我觉得人生很充实了 – 树木希林-私会鲁斌

2018年,她还出演了冲田修一导演、编剧的电影《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

我不想再出生一次,我觉得人生很充实了 – 树木希林-私会鲁斌

与黑木华、多部未华子主演的关于茶道的电影《日日是好日》将于10月13日在日本上映

关于自己的信仰或者信念,她这样解释道:

 「一般人所认为的欲望,我渐渐没有了。让自己的灵魂更成熟,净化干净,可以说是我的信念吧。

我觉得人最好有信仰,可以不是特定的宗教。对眼睛看不见的东西抱有敬畏,把姿态放低,我觉得这就是宗教。

心中拥有敬畏和什么畏惧都没有,这两种人生是截然不同的,而我觉得人应该有所畏惧。

相信她再人生最后的日子里,也是以如此谦卑、豁达的心,怀抱着对家人的爱走完的吧。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圆满。

也为她献上我们的祝福吧,一路走好!

 yamaha ✎ edit  《步履不停,是枝裕和》、yahoo japan ✎ photo  mu xing ✎ graphic des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