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 “中国式相亲价目表”的话题刷爆网络,无数父母来到北京的相亲角,只为亲自操办儿女的终身大事。

催婚,渐渐变成了很多家庭特有的节目。

儿女婚姻美满、子孙满堂的荣耀,常常是问题百出的原因。

以前看过这样一个报道:33岁的“剩男”小程,因为父亲生病住院,被母亲下跪逼婚。

父母给他物色了一个初中毕业的同村姑娘,他觉得两人肯定没有共同话题,拒绝了母亲。他妈妈却十分坚持:“你今天得给我个话,我看你干脆清明节前就把这事定下来,五一就结婚。”

母亲再三逼迫,他只好同意跟姑娘见一面。

谁知母亲又进行逼迫,要求马上定下来,尽快结婚:“我们两家大人都已经看好了,我们都同意,就等你点个头。你先跟人家见面,万一你又不同意,一个村里住着,大家脸面多不好看。”

忽略情感、无视三观、不管个体意愿,颜面才是最重要的。

网易《大国小民》记录过这样一个故事:有位记者,33岁未婚,父母都很着急。因为在村里人看来,过了30岁还没结婚的青年,不是生理上有毛病,就是脑子有问题。

无奈之下,他只能被逼去相亲。

但聊天时,对方一听说他是记者,就问他有没有采访过李敏镐;谈到电影表示自己最爱《小时代》。

这位记者觉得两人没有精神共鸣。所以哪怕父亲以出家相威胁,他也没法将就。

母亲说:“你不结婚,让我们在亲戚朋友面前,面子都不知道往哪儿搁。”

他回答:“你以为别人真关心你儿子啊?那些亲戚除了炫耀他们儿孙满堂,就是给你们难堪,有几个真正关心你儿子结婚的。对于这样的人,有什么好难为情的?”

这个故事下面,有位读者留言:家家都难念经,我虽然结婚了,但是好多年了,要不上孩子,过年也不愿意回去,每次回去别人问我为什么不要孩子,我都是哑口无言,我对老婆说:要是你们家里有亲戚问为什么不要孩子,就直接说我有病,至少你们家里压力小点。

面子大过天,攀比无处不在。

从小,比谁家小孩成绩好;

长大了,比谁有本事,挣得钱多,谁找到了对象;

结婚比排场,结婚之后还要再比谁先怀孕,谁生的是儿子。

却少有人关心:你愿不愿意?幸不幸福?

如果不结婚是病,那么病因绝不是单身,而是不被认同的压力。

韩国增进健康开发院的一份报告,似乎也佐证了这一点。

报告指出,单身者的健康水平较一般家庭低,在罹患慢性病、住院率、抑郁症、自杀冲动等方面也与已婚者呈现较大差异。

中年单身患慢性病的几率为64.8%,而非单身中年男性患病几率为44.0%。患抑郁症的比例,单身为27.2%,已婚者为8.8%。

看到这份报告,不少网友纷纷表态:本来开开心心单身,抑郁只因被逼婚。

婚姻似乎是每个人都必须完成的人生任务,慢慢的,这个任务有了期限,逾期未完成,就要饱受非议。

可对象催得来,感情却催不来。

和三观不合的人结婚,是一场灾难。而这个拒婚理由,太多家长不会在乎。

匆忙结婚后的日子过得顺不顺心,只有自己知道。

那个写《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火遍中国的诗人余秀华,就曾有一段不幸的婚姻。

催婚的中国亲戚们,三观有多可怕-私会鲁斌

从小,她便患上了轻度脑瘫,行动不便、口齿不清。

19岁那年,她在母亲的逼迫下,嫁给了大她十多岁的尹世平。

两人之间没有任何精神交流。她想离婚,但家里人不同意。

余爸爸说:尹世平这个女婿各方面都挺好,就是有时候喝了酒,爱闹脾气。

小学没毕业就外出打工,直到结婚也没有什么积蓄的尹世平,则是不想再打光棍,尽管余秀华身体有缺陷,但其父母待人好。

余秀华反抗父母无果。她说,爱情从未走进过自己的婚姻。

有一年尹世平在外打工,老板拖欠了他800块的工资。

他就让余秀华去拦老板的车,说“你是残疾人,他不敢撞你”。

余秀华问:如果真的撞上了怎么办? 丈夫无言以对。

她才明白,在丈夫眼里,她的生命就值800块。

但二老却对女婿十分包容,总觉得“有比没有好”。

“我妈不想我离婚,我们很长时间没有住在一起,但我妈却跟我说,你要做个修女,修炼自己,我呸。”

这种情况持续到2015年,余秀华有了稿费和版权收入,才得以和尹世平离婚。而离婚的条件之一,是尹世平获得了十几万元财产。

这场父母安排的婚姻,开始时兵荒马乱,结束时惨淡收场。

老话说的好:少年夫妻老来伴。在父母眼里,没有伴侣,活得再潇洒,也叫人“不放心”。

演员杜淳在采访中说过,只要有三姑六婆来家里,父母就会提醒他,谁谁生了娃,谁谁孩子都几岁了,直接跳过催婚变成催生。

陈乔恩的母亲也同样,每次去剧组探班,或遇到与女儿同龄的男生,都会追着问对方怎样,是否单身。

说起母亲这样做的理由,陈乔恩曾言:“她说因为她会走,她怕我孤单一个人。”

在聚光灯下光鲜亮丽的明星们,早就具备了独立的能力,但这些也不能打消长辈们的顾虑。

可没有什么是通过婚姻才一定可以得到的,幸福也一样。

低质量的婚姻,倒不如高质量的单身。

日本女演员天海佑希,不仅出演了许多关于不婚题材的影视作品,她本人也是不婚主义者。年近五十的她,被日本不想结婚的女性们奉为“最后的单身壁垒”。

不管是剧里剧外,她都身体力行地向世人证明:女人即使不结婚,也可以活得精彩漂亮。

人家问她,为什么不结婚呢,不会觉得很孤单吗?

她的回答是:“自己都不寂寞,结婚并没有意义。”

催婚的中国亲戚们,三观有多可怕-私会鲁斌

天海佑希

为了向父母证明自己想法的正确性,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她都付出了比别人更多的努力。最终,得到了周遭人的认同与尊重。

关于结婚的意义,很多人没有认真考虑过,就积极投身其中,等回神去思考的时候,大概已经对婚姻攒够怀疑和失望了。

有能力幸福的人,单身或者结婚都会幸福;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人,又何以背负得起别人的人生?

婚姻只是所有人类关系中的一种,不比别的关系更坏,也不会比别的关系更好。

39岁的永里大介,深知自己不适合与人一起生活,于是选择了独身。

经过多年辛苦打拼,买了不错的公寓,作为私人城堡。

催婚的中国亲戚们,三观有多可怕-私会鲁斌

永里大介对一个人生活很满足/日剧《家族的形式》(家族ノカタチ)

“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我可以一个人自娱自乐,我的家人只要我一个人就够了。不是我自己一个人就够了,而是我一个人就很好。”

这世上,不会有人比你自己更了解你自己。

25岁的闺蜜小青在一个高中做英语老师,从来都不为找对象的事情烦恼,每天活得没心没肺。

寒暑假收拾行李,利用自己的特长,到全国各地去参加活动。

前段时间,她跟我说,已经在学校附近付了房子首付,终于有了自己的小家。

她拍给我看她装修过半的房间,占据半面墙的书架,小小的吧台,墙面贴的是梵高的向日葵,都是她自己设计的。

我问她:“那你什么时候找对象呢?”

她说:“没考虑过,我有朋友,有家人,有吃有喝有玩,先过好当下也挺好的。至于成家,等真遇到那个人,让我心甘情愿一头栽进婚姻,再说吧。”

生活大抵如此简单。

你若来,我便开怀,你若不来,我也自在。

中国关工委健体中心逼婚现状调查报告显示:

25岁到35岁的单身男女被逼婚率高达86%。甚至有3%的青年,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就被父母逼婚了。

而从性别方面来说,比起男性,女性的婚姻问题好像更让人着急。

2007年,全国妇联首次将“剩女”界定为27岁以上的单身女性。

2010年,妇联下属单位一份名为“看看你’剩’到了哪一级“的报告,将25岁到27岁的单身女性,称为“剩斗士“。

有部名为《她最后去了相亲角》的短片,就通过不同年龄段的女性独白,直观呈现了大龄未婚女性正面临的催婚压力。

“不是小孩子了,不要任性。”

“你一天不嫁出去,父亲就不死。”

“你已经是剩女啦!”

“怎么那么挑,差不多就行了。”

女子年龄一到,不结婚就是罪过。

夹杂在众说纷纭与各种异样眼光中的,是她们迷茫又抑郁的面孔。

《剩者为王》在豆瓣的评分只有5.6,但这部电影中演员金士杰饰演的父亲,有一段话却看哭了很多人:

“爱情跟婚姻不是百分之百对等的,这我相信,而对她来说,这是她坚持了很久很久的一个准则,作为父亲,我就应该跟她一起去守护。只要她认定了,我就陪着她。她应该想着跟自己喜欢的人,白头偕老的,昂首挺胸的,憧憬的,好像赢了一样。我非他不嫁,她比着胜利的手势让我跟她妈妈看。那个表情,多骄傲……”

催婚的中国亲戚们,三观有多可怕-私会鲁斌

金士杰饰演的父亲谈女儿的婚姻/《剩者为王》

还没有踏入婚姻的男男女女,即使不在乎世俗的眼光,也希望可以有这么一个亲人,无论如何都和他们站在一起,鼓励他们,帮助他们。

会在他们焦灼失望时,温柔提醒:“世界上只有该结婚的感情,没有该结婚的年龄。”

他们都是正常人,可以选择过自己想要的人生。但有了亲人的支撑,即使是单身,也不会孤身。

 

原文始发于:催婚的中国亲戚们,三观有多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