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2591702?from=search&seid=15949331862776176075

“只有大象才有权拥有象牙。”

在女明星离婚的消息轰炸了微博时,有这么一句话脱颖而出。原来,这是小S和阿雅发起保护大象的活动口号。一切都源自一档综艺节目。在近期播出的国内首档明星纪实真人秀《奇遇人生》上,第一期“荒野的呼唤”就让人深深震撼,流泪不止。小S与阿雅造访的赞比亚大象孤儿院,主要收养无家可归、或迷途患病的幼象,它们的父母很多都死于盗猎者枪下。亲眼目睹母亲被猎杀的小象,失去亲人的痛苦会伴其一生,甚至可能死于无尽的悲痛。

小s很想过去摸一摸小象,基地的负责人Rachael告诉她,不要影响小象,他们只能远远的看着它,因为它们会害怕。营地里小象的头领叫Chamilando,它亲眼看到自己的妈妈被杀害,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它都会不停的尖叫,它很受伤,它会做噩梦。

不管是人类,还是动物,亲眼看到自己的妈妈死在眼前,这都是无法磨灭的梦魇和伤痛。

失去妈妈的象宝宝根本很难生存下去。

而造成这一悲剧的,就是我们人类。

在孤儿院之外,非洲象盗猎的现象依然猖獗,每天都有近百头大象殒命,平均每15分钟,就有一头非洲象倒下。

从1800年的约2600万头大象到今天仅剩415000头,非洲象族群正日益濒临灭绝。

小S十分崩溃,她没想到自己只是去录了一次节目,就遇到了一头大象被猎杀的事情。

可以想象,这样残忍的事在非洲大陆上时时刻刻都在上演。

因为象牙三分之一长在大象的颅骨内,换句话说,一支象牙就是一个鲜活的生命。

营地的工作人员发现一处草原上空有秃鹰盘旋,秃鹰盘旋就意味着一定有动物的尸体。

他们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惨死的大象倒卧丛林,脸因为盗猎者要获取完整的象牙而被砍掉,象鼻就被丢在了一遍,鲜血淋漓,尸骨不全。

原本,在陆地上,大象是没有天敌的,象牙是它们觅食的工具,也是自卫的武器。可是在猎枪面前,它们不堪一击,它们的武器成了死亡的原因。

大象是又温顺又重视感情的。Rechael告诉小S她们,一只已经成年的大象,每天清晨都会回到基地看望其它的朋友。

而这些盗猎者但凡有一点感情,就不会为了几件首饰做出这么残忍的事。

象牙是大象的骄傲,被拔掉“骄傲”的受害者不止大象,还有犀牛。

在过去的十年中,非洲有7100多只犀牛因犀牛角而丧命。南非是非洲仅存的79%犀牛的家园,也是盗猎风暴的中心。它们的角成为了药品,变成了工艺品。

大约半年前,地球上最后一头非洲雄性北部白犀牛苏丹也离开了这个世界。

在暴利和欲望面前,百兽之王都不能幸免。   野生虎曾经遍布亚洲,从俄罗斯远东地区至土耳其都有老虎的踪迹。20世纪初,地球上生活着100000只野生虎,如今却只剩下3000多只,这意味着这100年来97%的野生虎从地球上消失了。

我国境内监测到的东北虎只剩下27~28只了。   除了栖息地遭到大肆破坏之外,威胁野生虎生存的另一重要原因就是亚洲一些国家对虎骨、虎鞭、虎皮等虎制品持续不断的市场需求,助长了野生虎的盗猎和走私。

只要需求还在,杀戮就不会停止。

我们虽不是盗猎者,但我们一定是消费者:

我们是藏羚羊绒的消费者;

我们是鱼翅的消费者;

我们是象牙的消费者。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这句被说烂的词,我们始终没有真正做到。

几日前,广州海关查获了今年最大一宗走私濒危动植物及其制品案,查扣穿山甲鳞片达7.26吨、卢氏黑黄檀木材100.22吨、蟒蛇皮67.52千克和走私象牙及制品一批。

穿山甲是我国二级保护动物,在这起走私案中,至少有万余只穿山甲被残忍杀害!

穿山甲的厄运不止于被捕食,大量穿山甲因制药之需遭到屠戮。而事实上,早就有大量研究表明,穿山甲鳞片的主要成分其实就是角蛋白,和人的指甲以及猪牛羊的趾甲成分一样。

人类为了所谓的“营养”“美味”,把一个又一个无辜的生命拖上了饭桌。

都说鲨鱼可怕,但其实,可怕的是人类。

因为鱼翅,每年有7300万条鲨鱼被杀害,然而鱼翅的胶原蛋白含量和猪蹄相差无几,钙含量不及牛奶一半。

这些鲨鱼被拖上甲板,背鳍、胸鳍、尾鳍全被割下,然后被扔回海中痛苦死去。

鲨鱼,应该在海里,而不是碗里。

人类就算不把动物送入锅里,也会把它们披在身上。

还记得“沙图什”吗?

“沙图什”(shahtoosh)是用藏羚羊的绒毛编织而成的披肩,意为“羊绒之王”。

20世纪末,一条沙图什在欧洲售价高达2万美元。在巨大的利益诱惑之下,藏羚羊被疯狂偷盗杀戮。一件华丽披肩的背后就是3-5只藏羚羊的生命。

据估计,20世纪初,青藏高原藏羚羊的数量超过100万只,可是到了到上世纪90年代初,藏羚羊总数只剩下6万只左右。

看过电影《可可西里》的人应该都记得,巡山保护队在茫茫戈壁上看到了成百上千具剥去皮毛的藏羚羊尸骨。

这并不是虚构的画面。如今在可可西里高原深处,仍旧可以看到过去杀戮后剩下一堆白骨的现场。

和藏羚羊一样,因为皮毛惨遭杀戮的还有貂。

貂的毛皮,被称为裘中之王,穿在身上十分漂亮,全世界无人不爱。

这样的时尚却是血淋淋的。

一名英国导演在波兰某水貂农场卧底2个月,爆出貂皮生产的残忍内幕:

在养殖场中,每只水貂从小就被关在狭小的笼子,相当于将一个人关在行李箱中,转个身都很难。它们就在这半平米不到的狭窄空间一直呆到死亡。

它们通常活不过一年,在疾病、虐打乃至精神的多重折磨下发狂失常,啃咬铁笼试图逃跑,并且经常自残或者啃食同类。

为了得到完整的貂皮,工人会用铁棍敲其头部,或者直接抓住尾巴重摔。

为了省力,他们甚至用电极固定住头部与肛门,直接将其电晕,很多水貂当场就死亡了。

一旦水貂毫无招架之力,工人就会剁掉其四肢,像撸袖子一样扒下整块貂皮,眼睛都不眨一下。

一件顶级貂皮大衣对应70只水貂的生命,这是个多么可怕的数字!

相比水貂农场,狐狸农场的残忍程度有过之无不及。

东欧狐狸皮农场为了钞票,追求更大面积的完整皮草,用高脂食物喂养狐狸,使正常体重为3.5公斤的狐狸,胖到平均体重高达19.4公斤,导致它们无法自行活动,浑身病痛。

这只看起来像松狮的狐狸就是人类创造出来的怪物。

它们长期蜷缩在铁笼中,看不见阳光,不少狐狸失去眼球,下巴腐烂,等待着随时会来临的死亡。

仅仅这家农场,每年就有超过10万只狐狸被剥皮,平均每天274只。

这样的惨剧每天都在世界各地上演。

在屠宰场,意识到死亡来临的狐狸和浣熊,绝望地抓着铁笼不肯放开。

但是养殖者毫不犹豫地用力把它扯下来,将其重重地摔在地上。

为了避免皮毛有损,屠宰者毫不留情地踩在它们身上直至其不再动弹。

整个过程它们不断哀嚎,眼睛里全是绝望和痛苦的泪水。

它们到死也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只是因为这一身好皮毛就要受到这样的对待吗?

还有备受消费者喜爱的安哥拉兔毛,其实是活生生从兔子身上拔下来的。

不管是水貂、狐狸,还是浣熊,它们一旦被剥皮,躯体就会被遗弃,暴尸荒野。

或被卖给各种黑心食品厂加工成牛肉、猪肉等肉制品出售,进了不知情人的饭碗。

每个精致的皮包、每双漂亮的皮鞋、每件时尚的貂皮大衣,这背后都是极度的残忍和血腥,是人类无止境的欲望深壑。

当我们披着皮毛温暖过冬时,它们却在寒冷和绝望中死去。

高晓松曾说过,“人类是世界上最特殊的物种。但当生存唾手可得时,我们便忘记了自己也只是这万千物种中的一员。”

我们只是人,不是神,没有权力决定其它生命的生死。

我们虽不是屠戮者,但却是消费者。

所以不管力量多渺小,我们每个人都要尽一份力:

拒绝皮制品;

抵制象牙;

不再碰鱼翅、穿山甲这些残忍的补品……

只因:

每一个生命都真的需要被尊重!

完整节目点击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