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色匆匆的你都多久没有认真的读一本书了。如果说生活是现实,那书籍就是繁星。
在此值得纪念的日子里,
认真地安利一部
关于读书、关于读书的电影:《优雅的刺猬》
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要追逐繁星,
不要做鱼缸中的金鱼。

暂时无法播放,可回源网站播放

▲此视频为几分钟短评,来自K猫

电影《优雅的刺猬》改编自小说家妙莉叶·芭贝里的同名畅销小说,讲述了一个早慧的少女和女门房的故事,他们因为彼此的相遇而蜕变、重生。

浪漫优雅的电影故事,就像翻开一本久违书籍,缓慢灵动。

我们都不认识早慧的少女帕洛玛和门房勒妮,但她们可能就是我身体的某部分,也可能是你的。

真实世界的孤独感——帕洛玛

好看的人太多,优雅的灵魂太少。《优雅的刺猬》-私会鲁斌

一个面对着虚伪的大人,准备在11岁生日自杀的天才少女,而在她死亡之前,她要拍摄自己的“珠穆拉玛峰”。

好看的人太多,优雅的灵魂太少。《优雅的刺猬》-私会鲁斌

她用老式摄像机拍下自己对世界的一知半解,细框的眼镜遮住了她眼睛,可摄影像机却带给她更多的真实。

她利用摄像机来纪录内心,富有颗粒感的画面与现实画面形成对比。

她透过装有水的玻璃杯去看姐姐和母亲,她们都是无可救药的金鱼。

好看的人太多,优雅的灵魂太少。《优雅的刺猬》-私会鲁斌

她透过玻璃窗去看家人,家庭中的隔阂不言而喻。上流社会的伪善,餐桌上将肉喂小猫却道貌岸然却夸肉好吃的客人;看起来衣冠楚楚的社会人士,却在餐桌底下脱鞋。

好看的人太多,优雅的灵魂太少。《优雅的刺猬》-私会鲁斌

帕洛玛的家里有两条猫,猫的名字叫做:国会和宪法。

好看的人太多,优雅的灵魂太少。《优雅的刺猬》-私会鲁斌

家里猫的名字都是如此的伪善,她却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成为孤独的特立独行的存在。

周围人的一生却如同生活在浴缸中。

好看的人太多,优雅的灵魂太少。《优雅的刺猬》-私会鲁斌

可是这一切在遇到门房后变得不一样,她读懂了门房勒娜的隐藏,看懂了她的心。她为自己做着死亡时刻表,却又对共振灵魂的门房勒妮产生不可抑制的好奇。

好看的人太多,优雅的灵魂太少。《优雅的刺猬》-私会鲁斌

她像一条被困在鱼缸中的金鱼,凝滞不动的水带来的都是束缚,看不惯那些像在金鱼缸里撞来撞去的大人们,可是唯独门房是个意外。

她投喂金鱼安眠药,可是金鱼没死,从马桶冲到门房勒妮家,被勒妮救起,随后勒妮去世,帕洛玛又将小鱼带回了自己的住处,预示着帕罗玛自己人生轨迹,获得新生。

好看的人太多,优雅的灵魂太少。《优雅的刺猬》-私会鲁斌

可是总得有人去死,这样才能证明生命的意义。

我不会跳楼,如果不能缓解疼痛,那么死亡毫无意义。

好看的人太多,优雅的灵魂太少。《优雅的刺猬》-私会鲁斌

她把母亲的安眠药碾碎成粉末,冲到水杯中,却被日本人小津告知门房勒妮的死讯。

一切来的是那么突然,死亡就是这样。

好看的人太多,优雅的灵魂太少。《优雅的刺猬》-私会鲁斌

她呆呆地站在窗户前,看着门房被抬走,在这一刻,她开始明白死亡。

好看的人太多,优雅的灵魂太少。《优雅的刺猬》-私会鲁斌

孤独优雅地坚守——勒妮

好看的人太多,优雅的灵魂太少。《优雅的刺猬》-私会鲁斌

一个平凡自卑的门房寡妇,她在自己的世界上喝茶、看书,平凡骄傲却又抗拒着外界,小心翼翼地掩饰着自己的内心。

在外人看来是她是那样的邋遢,因为她满足了所有人对于门房的认知。

好看的人太多,优雅的灵魂太少。《优雅的刺猬》-私会鲁斌

昏暗的的光,停留在守门人狭小的空间里,与她臃肿的身体和丑陋的外表形成鲜明的对比。

好看的人太多,优雅的灵魂太少。《优雅的刺猬》-私会鲁斌

可是在她看书的那一刻,明亮的光照在身上,所有的肮脏、不快都已经远离,幽暗灯光下阅读者的样子,轻松温暖,跟她的心一样柔软美好。

好看的人太多,优雅的灵魂太少。《优雅的刺猬》-私会鲁斌

人老了,大概都会是那副模样,肥胖的身躯,深深的皱纹,下垂的乳房,眼袋,乱糟糟的头发。这都是掩饰,自身的伪装。

30、40岁剩下的,不应该只有皱纹和浑身的疲惫,灵魂如故才是我们对抗的意义。

希望多年后我们坚硬的驱壳下,一如往故的柔弱,敏感,孤独却不空虚。

她用尽全力来品尝所有的美食,一块小的巧克力品尝起来都是那样的美妙。

好看的人太多,优雅的灵魂太少。《优雅的刺猬》-私会鲁斌

可是当遇见小津先生的时候,她是那样的自卑,却又小心翼翼。

“幸福的家庭各有各的幸福,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一句话,打破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好看的人太多,优雅的灵魂太少。《优雅的刺猬》-私会鲁斌

门房勒妮猫的名字雷昂·托尔斯泰,一个猫的名字都能向托尔斯泰看齐的人应该是多么的诗意。

好看的人太多,优雅的灵魂太少。《优雅的刺猬》-私会鲁斌

可是生活中的她却是一个刺猬,一根根尖锐的刺,对外界所有的一切都保有着敌对的态度,而它内心的柔软只有最亲近的人才能看到。

假如你也有一双敏锐的眼睛,你会发现躯壳与灵魂并不总是相通,武装在“刺猬”躯壳下的柔软灵魂,也如流动的水。

好看的人太多,优雅的灵魂太少。《优雅的刺猬》-私会鲁斌

让·皮埃尔,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快躲开,那是马路中央。当然她的善良最后让她丧了命。

好看的人太多,优雅的灵魂太少。《优雅的刺猬》-私会鲁斌

糟糕邋遢的老太婆,饱读诗书,内心丰富而安静。寂寞惯了的人,当幸福来临时都显得异常的悲伤。

一个看门人的死去,太多的人甚至记不得她的名字。只有好友的曼尼洛林的悲伤,和日本人、帕洛玛的悼念。对其他人而已,门房勒妮无关痛痒,只有他们三个人还记得她来过这个世界上。

重要的不是死亡,而是死亡的那一刻你在做什么。
勒妮,你临死前在做什么呢?

好看的人太多,优雅的灵魂太少。《优雅的刺猬》-私会鲁斌

我们都是孤独的刺猬,只有频率相同的人,才能看见彼此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优雅。我相信这世界上一定有一个能感受到自己的人,那人未必是恋人,他可能是任何人,在诺大的世界中,我们会因为这份珍贵的懂得而不再孤单。

我们规划自己的一生为的是让自己相信不存在的事情,因为我们是不想遭受苦难的生物。于是竭尽全力使自己相信有些东西值得追寻,只有这样的人生才有意义。

我们终其一生都在寻找,属于自己的角落。

好看的人太多,优雅的灵魂太少。《优雅的刺猬》-私会鲁斌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她者观影